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资料大全 > 岔河则乡 >

陕蒙边界小壕兔乡地下水污染事件

发布时间:2019-07-22 20:3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近日,《南方周末》、《新京报》、《上游新闻》和《后窗工作室》等媒体分别对小壕兔乡地下水污染事件做了非常精彩的报道。生态环境部水环境管理司司长张波也表示,会持续关注小壕兔乡污染事件,“督促地方严格依法处理有关问题”。

  陕蒙边界的小壕兔乡地处毛乌素沙地南缘,蒙语意为“不大的有水草处”。虽然地处风沙草滩区,土质沙化,但地下有着丰富的水资源,且地下水浅。十年前,水质好,水草丰美。种玉米、养羊是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小壕兔乡地属陕西榆林,距离内蒙古鄂尔多斯不过几十公里,能源和矿产资源富集。

  2007年,中石化华北分公司大牛地气田开始建设。2011年到2014年山东能源淄博矿业集团下属巴彦高勒煤矿、中煤集团下属的门克庆煤矿和母杜柴登煤矿相继兴建投产。

  近年来,小壕兔乡树死了、猪死了、鱼死了、羊死了、人病了(尿毒症、胃疼、皮肤病、肝病、糖尿病)、植被毁坏、玉米都长不起来了、居住吃水灾难性困难,怀疑和污染有关。

  沙地中,污水滩周围大量死去的沙蒿,据当地村民说,一些污水滩可达两三米深。

  2018年7月23日,陕西榆林市榆阳区小壕兔乡包兔村,沙地里病死羊的骨头。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2018年7月22日,掌高兔村一只生病的羊在粗重地呼吸。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小壕兔乡特拉采当村,污水蒸发之后,大片的玉米杆裸露于板结的地表,如今这边耕地已然被废弃。

  特拉采当村,被巴彦高勒煤矿排水所淹而无法种植的玉米地。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小壕兔乡特拉采当村,用做农耕灌溉的管道前早已不是绿色的耕地取而代之的一片死水。

  大壕兔村路边死亡的两棵旱柳。村民介绍,这种旱柳生命力极强,但从去年开始陆续大量死亡。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小壕兔乡大壕兔村,水里死亡的沙柳。据村民介绍,这水是矿上所排的水经过沙地渗透而来的。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54岁小壕兔乡西奔滩村村民患糖尿病四年,“村子里的八十多户人家有十多户村民得了糖尿病。”

  陕西榆林境内的小壕兔地势低,煤矿所在的内蒙古乌审旗地势高,煤矿矿井水随地下水蔓延到小壕兔乡境内。“这种现象持续多年,双方也有交涉,但不在一个省区,无法互相统辖,最后都不了了之”。

  原本清澈的水滩在近几年却发生了改变。在位于小壕兔乡特拉采当村南部的沙丘里用手挖着水滩边的沙土,水滩呈暗黑色,周围长满了早已枯死的沙蒿。没挖多久,黄色的沙土下面就漏出了粘稠的黑泥,并散发着恶臭味。在小壕兔乡及附近乡镇的沙丘地上,类似这样的水滩随处可见,都是矿区排出来的废水。

  2018年7月12日,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乌审旗母杜柴登煤矿附近土地样貌。

  2018年7月10日,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乌审旗巴彦高勒煤矿附近土地样貌,地表布满大小不一的污水滩如同大地上的瘢痕。

  2018年7月12日,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乌审旗门克庆煤矿附近土地样貌。

  2014年后,这里的井水不再透亮甘甜,而是发黄,泛着油花。水在锅里烧开后,锅底变成浓稠刺鼻的黄泥汤。

  掌高兔村,一村民家里烧水的壶内沉淀着红褐色及黄色的沉淀物。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当地村民表示,这些年来他们一直喝着淡黄色、有味道的污水,他们种植蔬菜和喂给牛羊牲畜的水也是被污染的水。整个乡20个村,只有一个较为富裕的村和乡政府有400米深的深井水喝。

  上述煤矿行为包括,“违法排放矿井水,涉嫌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向周边低洼地存在外排行为”,沙漠中埋暗管排水,将矿井水直接外排外,黑色褐色的污水流入耕地、林地。

  2018年6月 内蒙古乌审旗巴彦高勒煤矿附近一片乌黑色泽国景象子洋摄(来自南方周末)

  干涸的水面沉淀出一层煤泥。遍布陕蒙交界沙漠地带、生命力顽强的旱柳,在大水淹过后成片死亡。

  2018年6月 内蒙古乌审旗巴彦高勒煤矿附近沙地 Janice摄(来自南方周末)

  巴彦高勒煤矿方承认,树木死亡是因为大水泡坏了树木的根系,但否认与污染有关。

  2018年6月 内蒙古乌审旗巴彦高勒煤矿附近沙地 Janice摄(来自南方周末)

  同时,煤矿和气井在防渗措施上都有纰漏。矿井水蓄水池采用“沙土坝体+塑料防渗布”模式,但是塑料布破损,矿井水从沙土做的坝里溢出,形成事实上的外排。天然气井场在试气过程中,未采取有效措施造成压裂液渗排。气井试气废液罐下方无围堰、试气废液罐下方防渗漏措施不完善。

  疑似母杜柴登煤矿的排水明渠水面上结了一层灰绿色悬浮物,周边土壤则呈黑色。底部土壤,全是黑色沙子。

  现在,巴彦高勒煤矿的排水渠也干涸了,但留下的黑色淤泥,却尚未被风沙覆盖。

  不同村落村民提供的饮用水均有呈现浑浊,甚至有些水是呈黄色、褐色,有异味。一杯经过村民自家净水器净化过的井水,一杯从7米深的地下抽上来的井水,插入电解棒数秒之后,净化过的水依然澄澈,直接抽上来的水变成绿色,水面上浮着墨绿色的渣滓。

  岔河则乡河口村井水电解检测,左为瓶装矿泉水,右为当地井水。南方周末记者杨凯奇摄

  左手边是经过净化器净化后再电解的,成淡黄色;右边是未经净化器而直接电解后的水,出现许多绿色和墨绿色的沉淀物。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净水器附赠的电解棒使用说明上介绍,水呈绿色,代表可能出现了砷、汞、铅、铜、钠中的一类或几类杂质。

  另外,榆林市岔河则乡河口村一名村民用电解棒给家中的水检验,结果也呈绿色,有明显臭味。该村附近,还有长庆油田打下的气井。

  村民认为,中石化天然气井开采时产生的黑色气味刺鼻的泥浆和压裂液等化工原料就地掩埋,下渗导致地下水污染。尽管,从2013起,新挖气井产生的泥浆都被倒在塑料布上,用车拉走专门处理。

  在一口气井附近,用铁锹铲开一片看不出异样的黄沙地,约30公分后,一些黑色和白色的黏块暴露出来。其中黑色黏块有浓重刺鼻气味,其与自行车链条上润滑油的味道相当接近。“白块块应该就是压裂液,毒性比泥浆掩埋凝结成的黑块块更大。”

  大壕兔村一口气井附近,一位村民正在闻用铁锹挖出来的黑褐色“泥浆”,说有淡淡的刺鼻气味。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粘稠的黑泥,散发着恶臭的味道,这些泥浆混合物具有高色度、高石油类、高矿化度等特性,对环境污染极大。

  气井带来的另一问题是,每隔几个月,工作人员就要打开气井阀门放气,一种带有刺鼻气味的白色气体从阀门里喷出来,七八米高。夏天刮南风,气体化成小水珠,粘在下风向的窗户玻璃上。

  2016年12月22日,榆林市疾控中心对小壕兔乡5户村民家的地下水进行检测,发现铁、锰含量超标,其他指标均合格。12月28日,榆林市环境监测站对武素村两口天然气井场产生的“泥浆”进行化验,均符合《污水综合排放标准》。中石化华北油气分公司向榆林监测站提供的水基钻井液组成报告也显示,主要含有钠、钾、钙元素,不含铁、锰元素。

  2018年6月21日,榆林市环保局联合榆阳区政府对小壕兔乡部分村民饮用水进行的一次实地调查,结果再次显示铁、锰含量均有不同程度超标,最大超标倍数4.2倍。

  2018年7月7日,榆林市榆阳区疾控中心通报称,该中心对小壕兔乡掌高兔、史不扣、耳林、忽缠户、早溜太、武素等6个村11份生活饮用水进行了水质检测,其中10份不合格,不合格项目为铁、锰等指标。

  煤矿排放的黑水一般是采煤井下水和煤粉(渣)的混合物,要先处理后排放。巴彦高勒煤矿出示的一份《乌审旗环境监测站水样检测报告表》中,巴彦高勒煤矿矿井水中铁含量为0.10mg/L,小于煤炭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的6mg/L。锰含量0.07mg/L,同样达标。

  矿方表示,经过3道循环处理,巴彦高勒煤矿排出的废水达到工业污水排放III级标准,流入七一水库。“后来为了响应国家污水综合利用号召,矿井水处理后,供煤厂、煤化工企业当做工业用水。”

  2018年6月11日 巴彦高勒煤矿周边被淹沙地 Janice摄(来自南方周末)

  山西省地质调查院副总工程师韩颖曾在《中国岩溶》上发表论文,提及晋陕蒙接壤区,碳酸盐岩地层分布广,孕育了独特的天桥岩溶地下水系统,是陕北能源化工基地重要供水水源。

  中国地质调查局岩溶地质研究所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大部分岩溶区水中铁、镁偏高,主要是因为含水层岩石中铁、镁含量较高,这些化学元素都被“洗”进了水中。

  中科院院士袁道先曾经研究过山西太原的岩溶地下水污染问题。山西降水量小,煤矿开采力度大,污染物质常通过矿山进入地下水,地下水水位的下降使污染物难以排出,自净能力较弱。但他强调,自己对北方岩溶地下水系统还不甚了解。

  中国地质科学院岩溶研究所研究员邹胜章表示,总的来说,在南方地区的碳酸盐地层里面,原生铁锰铝含量就比较高。他看过一些北方的相关资料,“那边的岩溶水中原生铁锰元素含量相对来说,会比其他含水层高一点,但不至于高到4.2倍。”

  邹胜章还认为,沙地、干旱地区存在大量的盐碱地、沙漠中的岩溶区都有助于增加外排污水漫灌导致地下水铁锰超标的可能性。

  生态环境部生态环境规划院环境风险与损害鉴定研究中心目前接受了陕西榆林市环保局和内蒙古乌审旗委、旗政府两边的委托,对小壕兔乡地下水质和煤矿区地下水质进行检测分析。该研究中心表示,检测结果最早要7月底才能出。

  当地将根据水质检测结果,对水质超标问题进行全面调查处理和整改,对发现的违法违规问题严肃查处,“整个调查将持续一个半月,已经过去近一个月,很快就会有结果”。

  当地政府或主管部门对上述煤矿或气田已经有的处罚包括,罚款(包括按日连续计罚)、问责、行政警告处分、免职、行政拘留、接受调查、整治、叫停生产、停产停建、并移交公安机关立案调查等。

  相关政府要求,三家煤矿矿井水治理工作尽快完成。全面加强矿井水应急储水池防渗处理,确保不形成外渗。加快矿井水深度处理项目建设,在已建成日处理4万吨深度处理项目的基础上,加快中天合创日处理7.2万吨矿井水深度处理项目建设进度,确保在8月底前投运。

  2018年7月12日,门克庆煤矿前施工的煤矿疏干水蓄水池。水中的抽水机是用来抽干蓄水,以便重建蓄水池。

  母杜柴登煤矿现场一座庞大的混凝土蓄水池已经开始接纳污水。一名工作人员透露,这座池子7月21日才修好,还要再建5个同等规模的池子。

  母杜柴登煤矿于7月20日左右刚刚修好的污水池。工地一名人员介绍,这样的大池子还得修5个 南方周末记者杨凯奇摄

  2018年7月10号,巴彦高勒煤矿新的排水管道正在向河道内排放经过处理后的煤矿疏干水。

  2018年7月12日,门克庆煤矿蓄水池的入水管道已经停止工作,堤坝上重型卡车正在运送筑坝沙石。

  巴彦高勒煤矿旧的排水管道已经废弃掩埋,图为巴彦高勒煤矿新的排水管道。环保部门巡查之后,被沙丘掩盖的暗管被挖起,重新装了新的管道。

  各级政府也在采取应对措施:打深井,接供水管网,安装700台净水设备。环保组织河流守望者工作人员李舟表示,净水器中的反渗透工艺可以过滤掉铁和锰,但是不好维护,首先是要经常换滤芯,如果维护得不好会导致出水有问题,另外,这种工艺比较费水,比如过滤出一吨干净的水,可能排出三吨废水。

  村民们还担心深水井的水是否也被污染,仍盼着治标又治本的解决方案:尽快治理污染。

  铁、锰过量摄入对人体有慢性毒害作用,据《中国环境保护标准全书》的分析,过量的铁危害人体肝脏,过量的锰长期低剂量吸入,会引起慢性中毒;作物长期吸收会产生生理代谢失调、生长发育受阻等中毒现象。

http://vivat-hussard.com/chahezexiang/9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