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资料大全 > 岔河乡 >

历史上血腥惨案有哪些

发布时间:2019-07-12 21:4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日本侵略者在侵略中国的十几年中,对我国同胞进行血腥屠杀。对于这场屠杀,用“惨无人道”、“惨绝人寰”、“灭绝人性”等描写残忍悲惨到极点的词来形容,都有些不足了。

  有一个大概的数字:日寇侵略中国的十几年间,一共屠杀和击伤中国普通群众1800多万人。如果加上为抵抗他们而伤亡的中国军人,就有两千万人以上。日本侵略者在中国制造了多少个惨案无从数清,这里就举几个最大的、最令人发指的吧。

  1932年9月16日,日本侵略军200多人全副武装,为了报复抗日义勇军,将辽宁省平顶山村的三千多人驱赶到草坪上集合,说是要给大伙儿“照相”,可接下来的是机关枪扫射和刺刀挑刺,三千多人仅幸存一人。

  1937年12月,日军攻占南京,对南京人民进行了血腥的大屠杀,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南京大惨案”,在六个星期内,被枪击、刀刺、砍劈、剖腹、水溺、活埋,火烧致死的中国人,就有三十多万。日军还进行杀人比赛,“冠军”连杀了106个中国人。被日军投入到长江中灭尸的,有十九万人。

  1940年6月28日,日军飞机86架,侵入重庆上空,进行野蛮的大轰炸,历时三个小时。敌机袭来时,市民们象潮水般涌井城里唯一的一条防空隧道。由于人多,空袭时间又长,隧道里边的空气不够用,以致造成了骇人听闻的窒息死亡大惨案。这次惨案死亡人数达一万二千余人。

  1941年1月25日,日本侵略军将潘家峪村的一千五百多人赶到西大坑,进行了血腥屠杀,当场死亡一千二百多人。

  平顶山位于辽宁省抚顺市南郊,距离市区约4公里,此地原有一座小土山,由于抚顺西露天煤矿的开采,许多矿工移居此地,挖沙取土,将小山削平,故取名平顶山。“九一八”事变时,村子里住有400多户人家,3000多口人,多为矿工和小商贩。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中国人民展开了英勇的抗日斗争,辽宁民众抗日自卫军是众多抗日义勇军的一支队伍。1932年9月15日(农历中秋节)夜,该义勇军分三路攻打抚顺,担任主攻的中路自卫军1200余人,在梁锡福的指挥下,从抚顺东南的千金寨,经平顶山向市中心进攻,沿途在杨柏堡杀死采矿所长日本人渡边宽一,捣毁了煤矿的机械厂、变电所和老虎台事务所、汽车库等,打死了敌自卫团长平岛善作等日本人,给日本侵略者以沉重打击,引起日伪当局极大震动。加上前几天伪抚顺县公安大队一部哗变,日伪当局认为在守备森严的矿区居然被袭击,“治安”问题十分严重,遂决定实施一次大屠杀,以杀一儆百,抗日斗争。

  以驻抚顺日军守备队队长川上精一,宪兵分遣队队长小川一郎等人为首,开始策划实施大屠杀。9月16日晨,关东军驻抚顺的几个头目在小川办公室召开紧急会议,据参加会议的伪县公署外事秘书兼县长翻译于庆级回忆,日军认为,“昨夜大刀匪的进攻,是由栗家沟分所报告的,平顶山周围那几个屯的老百姓是知道的,但他们未向分所报告,所以肯定他们是通匪的”。会议所要解决的就是如何处理那几个村的问题。川上断然地说:“只有把他们全部烧光、杀光。”其他人均表示同意。并初步商定了实施办法。《不能忘记的历史》,第89页。两个小时后,又在抚顺煤矿会议室召开了所谓“机关首脑”会议,除川上、小川等人外,参加会议的还有警察署长前田信二,参事官山下满男,以及伪政权方面的伪县长夏宜、抚顺警务局长佟世勋等日伪首脑人物。会议在川上的主持下,决定对平顶山周围村屯实行“严惩”。屠杀任务由守备队和宪兵队负责,屠杀地点定在平顶山东山坡,同时将全村烧毁。会后敌宪警伪各自分头准备。为保证顺利实施屠杀,汉奸王长春等人提出了以照相为由集合百姓的鬼花招,被小川采纳,守备队出动了大部分兵力6个小队(共8个小队)约190人,宪兵队派出七、八人,川上和小川亲自驱车前往平顶山附近指挥。

  16日中午12时左右,日本守备队和宪兵队200多人乘车开进平顶山,分兵把住路口,同时按原先计划好的哄骗办法,便衣特务进村挨户叫人出来,到指定地点“照相”。但这一办法收效甚微,许多群众并不愿意出来“照相”。于是日本兵便全副武装进村,用刺刀逼,枪托打,强行把全村人赶向东山坡。途中突然有人喊道:“日本鬼子烧房子啦!”人们回头望去,浓烟弥漫,大火冲天。然而手无寸铁的人们,面对全副武装的强盗又有什么办法呢?据夏廷泽等人回忆说:“当时以为房子已被烧掉,就算是坏到头了吧,哪成想全村都被送上了屠场!”《辽宁文史资料》第4辑。

  厂窖又名汉太垸,原属汉寿县,后划归南县。它由众多小垸组成,总面积50多平方公里,位于烟波浩渺的洞庭湖西北岸、南县的西南角上,三面环水,形如半岛,为扼守洞庭西北水陆的要冲。这里土地肥沃,物产富饶,盛产稻米、棉花、菜油、鲜鱼,是典型的美丽富饶的江南鱼米之乡。1943年5月9日,日军15000余人合围厂窖地区,仅三天三夜,便惨杀我同胞3万人以上,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湖滨浩劫——“厂窖惨案”。 BR滨湖浩劫 BRBR 1943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了战略反攻的节节胜利。在此背景下,侵华日军为了打通荆江航道,歼灭驻防荆江南岸和洞庭湖西北的部队,威逼常德、长沙,从3月开始发动了鄂西、湘北战役。当时,日军集结兵力约三四万人,其中包括日第十一军第三师团(师团长山本三男)、独立混成第 17旅团(旅团长高品彪)及小柴支队、户口支队、针谷支队,由日军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兼华中派遣军司令畑俊六到武汉亲自指挥,从湖北荆江各个渡口大举南犯。与此同时,又从武汉、当阳出动飞机,骚扰我洞庭湖北岸。3月9日,日军侵占华容。5月初,南县、安乡等地相继沦陷。至此,整个洞庭湖北岸地区均先后沦陷于敌手。而这时,拥有10万之众的滨湖驻防部队第七十三军等,却如同惊弓之鸟,一触即溃,纷纷夺路往西、南逃窜。于是,地处洞庭湖西北水陆要冲的厂窖地区成了溃兵西逃的重要通道。 BRBR5月7日,从华容、南县、安乡等地败退下来的第七十三军等部1万余人,奉命向厂窖方向集结,打算渡河西逃,再转移至汉寿、常德等安全地区。与此同时,大批逃难的地方公务人员、学生、城乡居民、地方自卫武装及船民两万余人,也紧随西窜的军,纷纷聚集在厂窖大垸及其沿河水域。就在这些溃兵、难民涌向厂窖地区时,日军也已从水陆空三方面完成了对厂窖地区的军事包围。 BRBR 5月8日,日军以独立混成第17旅团为主力,出动兵力3000余众,汽艇60多艘,分兵多路,向我厂窖地区并进。其陆路两股,分别由南县、安乡出发,直接进抵厂窖东、北各堤。水路亦分两股,分乘多艘汽艇,由岳阳港湖北太平口出发,沿岳(岳阳)茅(茅草街)、太(太平口)茅(茅草街)二航线,猖狂进逼厂窖境外东、西侧上下水域,以全部封锁水上交通和沿江各个渡口为目的。这样一来,第七十三军残部和大批逃难群众的西撤退路,便被通通截断了。敌飞机则从武汉、当阳等地起飞,频频窜至厂窖上空,实行轮番轰炸扫射,与陆上、水上入侵的日军紧密配合,以造成对我同胞实行残酷大屠杀的态势。当时,西逃的军残部和大批逃难群众,除少数乘船逃出外,绝大部分则被合围在此包围圈内。霎时间,人们极度恐慌,不知如何是好,整个厂窖地区笼罩在恐怖的气氛中。一场惨无人道的大屠杀随之开始。 BRBR 日军完成对厂窖的合围部署后,便露出凶狠面目,滥杀狂烧,抢掠jian淫。日军大屠杀的地域,包括现汉寿酉港以东,沅江草尾以北,南县肖公庙以西,以厂窖大垸为中心,方圆约百十里的地区。其中以现厂窖乡及其邻近地区受害最严重。根据统计,长25华里的太白洲至龚家港沿河一带,被杀群众达6800多人;长7华里的瓦连堤一带,被杀群众3000多人;甸安河一带,被杀群众3000多人;水固堤一带,被杀群众1500多人;连山垸一带被杀群众千人以上;里中湖周围,被杀群众800多人,至于垸内其他地区,被杀群众亦为数不少。另外,厂窖对岸的三岔河乡,被杀群众也超过2000人;下柴市乡被杀者约1500余人,游港乡被杀者1000余人,武圣宫乡被杀者500余人;靠近厂窖的安乡边境,被杀者1000余人。BR屠杀中,日军烧杀淫掠,无恶不作。在玉成垸,敌人为了“锻炼”刺杀本领,竟用东洋大刀砍死我男女同胞30多人。更有甚者,鬼子将我同胞三五十人为一串,用纤索捆绑拴至汽艇后面,然后开足马力,拖在河里活活淹死。或者用纤绳织成活套结,将我船民、难民的脖子成串锁住,然后逼入河中使其死去。被害者入水后,愈挣扎,脖子上的绳结愈紧,敌兵见此情景,还狰狞狂笑不已。同成垸的汪宏奎,当时已60岁,耳有点聋。鬼子见他问话不答,或答非所问,就举刀将其舌头与下颚一并割掉,不几天即惨痛死去。瓦连堤的彭连山身患肺病,被敌兵抓获后因见其行动迟慢,便用东洋刀凶狠地将他砍成数块,而后将碎尸抛入藕塘中。据调查,日军大屠杀时, BR有一次敌兵竟用刀将两个难民的胆囊挖出,然后用手挤出胆汁,装入随身携带的瓶内予以“珍藏”。 BRBR除此之外,敌人还用焚身、敲脑浆、烫身、剖腹、挖眼、割耳、灌凉水等酷刑,肆意惨杀我受难同胞。 BRBR日军的屠杀令人发指,在这些野兽们的眼里中国百姓的生命如同草芥。为了节省弹药,他们多采用集体屠杀的方式。指挥屠杀的日军军官甚至命令士兵:“当杀人时,应尽可能将其聚集在一块地方,节省子弹和劳力。……无论什么时候,须以不令一兵漏网,全部歼灭,不留痕迹为主旨。” BRBR在厂窖大屠杀期间,敌兵总是一边杀人,一边烧掠,大搞焦土政策。5月7日,日军占领南县,当晚即纵火焚毁了南县县城,除县政府及县立学校留一点房屋外,其他民居全部烧光。街上留着一滩一滩的血痕,甚至出现“饥饿的白黄狗四处扒开瓦片找死尸吃”的惨景。日军在厂窖,更是横行无忌,就连附近的茅草街、狗头洲等小集镇,也“付之一炬”。其中武圣宫被焚烧了两次,“一直烧得片瓦无存,敌人才发出狰狞的笑容退去”。 BRBR白天,他们纵火、杀人和抢掠,夜晚则纵火为其作联络和行动的信号。据调查,仅现今的厂窖乡,除被日军烧毁民房3000多间、船只2500多艘以外,其他因纵火焚毁而造成的损失有:猪4000头,牛200头,家禽近万只,粮食50万斤,外加衣服、被盖等5万余件,农家具万余件。 BRBR更有甚者,日军还在焚烧房屋时,把我同胞成群结队地往火里赶,使之同归于尽。仅瓦连村当时便有20多名妇女被大火烧死。 BRBR日军在占领厂窖期间,对我妇女同胞更是百般蹂躏,穷凶极恶。小至十来岁的幼女,大至六七十岁的老妇,凡躲避不及者,都不能幸免。当时还是一小楼镇的茅草街,“敌人仅在这地方盘踞一日夜,但被jian淫的妇女,却有三四十人之多,其中有小女之初,年仅10岁,惨被敌兵2名轮jian,其母痛恨,与女投河而死”。不仅是一般妇女难免被强jian,“连修道的童贞女也强jian了”。甚至老太婆、孕妇、产妇、经期女人等,也难以逃脱被侮辱的灾祸。德福村当时有个年逾60的老妇人,见日军枪杀她两个儿子,想跑出屋外救护,没想到被日军发觉,惨遭轮jian,这几个野兽事后还拍手狞笑。因jian致死者,几乎到处可见。瓦连堤有一怀孕妇女,惨遭敌兵7人轮jian,后又被鬼子踢伤腹部,八九日后悲惨死去。更惨的是,鬼子在强奸孕妇后,还用刺刀从肚里挑出胎儿,使母子俩同归于尽。某乌篷船一名仅12岁的女孩,被一群鬼子轮jian致死,尸体被丢入河中。对此暴行,连入侵厂窖的日军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将参加过战争的人一一加以调查,大概全是杀人、抢劫、强jian的犯人。”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军于1932年1月侵入锦州和当时锦西县城江家屯(今连山区钢屯镇),遭到当地抗日群众抵抗,1932年1月9日日军古贺联队被抗日军民围歼,共打死日本侵略军49名,打伤22人,日军被迫挟持伪县长撤至连山。为了围剿抗日武装,日军几次出动部队包围距下五家村(现在的葫芦岛南票区缸窑岭镇下伍家村)4公里左右的缸窑岭地区。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当时下五家一带群众自发组织起来,组成自卫组织,抵抗日军侵入。1935年3月至9月,锦西县伪警察局日本指导官平间率领汉奸讨伐队三次进犯下五家,都被当地武装群众击退。日本侵略军对下五家恨之入骨,伺机进行报复,为此,一队日军约40-50人于1935年秋驻扎缸窑岭。

  在10天之内,日军对平民百姓进行了血腥屠杀,并放火烧毁了大部分民房,使老黑沟成了人间地狱。据《老黑沟案件》约略统计,死难者合计1017人。《日军暴行录:吉林分卷》,第40页。主要屠杀场所有桦曲柳顶子,柳树河子,榆树沟,青顶子等处。

  在桦曲柳顶子(现为长安)日寇屠杀我平民百姓200多人,其手段,一是将百姓堵在屋里杀死,然后烧房焚尸;二是将老百姓驱赶到桦树林边,挖坑活埋,待人埋到半截时,用刺刀乱刺,把人杀死。据调查,这里有7个坑,每坑埋10人左右,其中村西北角一个大坑就发现人头骨30多个。《日军暴行录:吉林分卷》,第28页。

  柳树河子胡家店是一个大筒屋客店,这里成了日军的又一杀人场所。5月31日,日军将抓来的老百姓72人,先在西院老孙家“过堂”,然后一个一个带到胡家店进行枪杀,又把客店烧毁。尸体被烧得扭曲萎缩,无法辨认。

  青顶子屯坐落在呼兰河北岸,南岸有一个月牙形的水泡子,人们称为月牙泡。这里成为日军血洗老黑沟时最大的屠杀场。在5月31 至6月2日三天时间里,日军在这里残酷屠杀百姓300多人。在月牙泡岸边,日军让抓来的百姓面向月牙泡跪下,用机枪扫射杀死,然后将尸体推入月牙泡,清净的泡子水立刻变成了红色。据一位日本留学生的调查采访,至20世纪80年代末,人们在打鱼时,网上还不时挂上人骨。在月牙泡西边的树林中,日军将百姓每人捆在一棵树上,然后端着刺刀猛刺,日军野兽般的狂叫和被害者的惨叫声交织在一起,回荡在寂静的山林,惨不忍睹。在月牙泡南200米处,日军采取了另外一种屠杀形式,将老百姓双手背过去,用铁丝拧住,从两臂间穿一根水曲柳杆子,每根杆子穿20人左右,排成排跪下,然后日军用机枪扫射,木杆压在死者的背上。日军就是用这样残暴的手段屠杀我百姓。

  1928年4月5日,在英美帝国主义支持下,以蒋介石为首的新军阀,在南京誓师北上攻打奉系军阀,把矛头首先指向了山东督办张宗昌。日本帝国主义为了维护和扩大其在山东的利益,以“保护侨民”为借口迅速调兵遣将,于4月下旬抢先进驻济南,支持张宗昌。因此,当4月28日军逼近济南的时候,驻济日军已达3000人,并占领了部分商埠区,开始在区内构筑工事,架设路障,实行戒严。

  济南惨案后,据省党部、总工会、学联会、商民协会、教育联合会、妇女协会等7个代表团体组成的“外交后援会”的联合调查统计,自1928年5月3日起被杀的中国军民3900人,受伤1500人,财产损失2957万元.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由于南京、武汉相继陷落,重庆于是成为国民政府的战时首都。为了摧毁中国的抗战意志和决心,促使政府屈服投降,日军从1938年10月开始,对重庆进行了空前野蛮的轰炸,到1943年8月,日机共空袭重庆达218次,出动飞机9513架次,投弹21593枚。

  我爷爷叫黄兴凯;山东省郯城县新村乡黄村。1924年生在一个贫穷的家里,1943年入党。爷爷曾和王云芝同志在郯城马头一带做抗日救援工作。1946年任我们黄村村长。那时候非常嚣张,群众们给爷爷找了藏身的地方,但还是被他们抓住了。那是1947年7月的一天,这些丧尽天良的分子,把爷爷拖到沂河沙坑里,硬生生的把胳膊和腿扭断,活活的埋了,多么残忍,多么惨无人道。在抗日救援的时候没牺牲,却被给杀害了。

  那时奶奶怀着父亲,受尽了生活的折磨,生下父亲两年后也去世了。父亲两岁就成了可怜的孤儿,没上过一天学,受了所有人都受不了的苦。父亲饿昏死过几次,捡东西吃,中毒几次,死了多少回,但父亲命大,都挺了过来。父亲所受的苦,几天几夜都说不完,做儿女的都泣不成声,现在我父亲已是60多岁了,是不是有烈属的待遇呢。

  活埋了我爷爷。这掩埋了多少年事情,今天我替父亲代笔,向党和人民诉说,向各级领导诉说。

  南京大屠杀指1937至1945年中国抗日战争期间,中华民国在南京保卫战中失利、首都南京于1937年12月13日沦陷后,日军于南京及附近地区进行长达数月的大规模屠杀。其中日军战争罪行包括抢掠、强奸、对大量平民及战俘进行屠杀等。屠杀的规模、死伤人数等没有世界共同认可的数字,但一般认为死亡人数超过30万。

  在中国,南京大屠杀往往是民族主义的重要关注点。而在日本,公众对南京大屠杀的认识存在着广泛不同的情绪及观点,尤其是日本部份极右份子,认为南京大屠杀是被夸大、甚至是凭空捏造的反日本外交工具,也有人认为否认南京大屠杀是历史修正主义、否认主义的表现。由于日本人对南京大屠杀的意见着广泛的分歧,因此视乎讲话者的观点,南京大屠杀可能被称为“南京大虐杀”、“南京虐杀”、及“南京事件”等。对南京大屠杀的认识,是中日外交及人民关系中存在的问题之一。

  而在欧美等西方国家,南京大屠杀一般英译为Nanjing Massacre(南京屠杀)或Rape of Nanjing(南京的洗劫、南京的强奸)等字眼,但总体上人民对其的认知往往远不如对纳粹的种族灭绝过程的认知。

  亲历和目睹“南京大屠杀”的中国人和日本人尚健在的已经不可多得了,能作见证的人亦即将与时俱逝。但是,这个中国历史上空前的惨案还悬而未决,让我们活着的,尤其是作为这段历史的见证人的一代,有责任把“南京大屠杀”这件在第二次中日战争中最突出的惨绝人寰的日军罪行,彻底澄清,以对祖先,以儆子孙,更为“南京大屠杀”中死难的34万同胞伸冤。

  日期与地点:在南京审判(1946年1月至1948年11月)时,亲历“南京大屠杀” ,曾任“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委员”的梅奇牧师(返美后任耶鲁大学驻校牧师)、贝德士教授(金陵大学历史教授,后任该校副校长,返美后任纽约联合神学院教授) 及南京红十字会副会长等出庭作证。贝德士说∶“南京失陷后在两礼拜半到三礼拜的期间恐怖达于极点,从第六礼拜到第七礼拜的期间恐怖是严重的。”另外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司库和秘书金陵大学社会学教授史迈士也对南京审判法庭说∶“在最初的六个礼拜中,曾每天提出两次抗议。”于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才有“在日军占领后最初六个星期内,南京及其附近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总数20万人以上” 的裁定。据此,学者及一般人多沿用“南京大屠杀”只为期六个星期。“南京大屠杀”不只是六个星期,虽然这六个星期的屠杀最为严重。

  如果我们需要确切说明“南京大屠杀”的最严重阶段,那应该是从1937年12月13日 南京沦陷至1938年2月5日,新任日本南京守备司令官天谷直次郎到任。两天后,日本上海派遣军总司令松井石根曾下令恢复南京秩序。尽管有松井上将和天谷少将的允诺,日军在南京的屠杀、奸淫、掠夺、放火并没有显著的改善。当时纳粹德国驻华大使馆政务秘书乔治·罗森于1938年2月10日自南京发往柏林外交部的电报还说∶“日本人在南京的恐怖统治已达无以复加的程度。”他于3月4日的电报更清楚地分析日本人暴行的情形∶“二月份及本月近几天南京及其周围的形势已有些稳定……日本人的暴行在数量上已有减少,但在性质上没有变化。”罗森还提到直到他动笔写信那一天(3月4日),南京还看不到一家中国商店 。史迈士教授在其1938年出版的《南京战祸写线月份,有许多大门还是封着的。再有蒋介石的德国顾问团团长法尔肯豪森,当时留在南京在德国大使馆工作,其遗稿中记有“一个日本兵于三月十九日在美国教会院内强奸一女孩”。上述留在南京的西洋人所报道的南京二三月的恐怖情形完全符合很多留京的中 国人所作之记述。南京失陷后未及逃出的野战救护处处长金诵盘及其科长蒋公谷两 位医生于1938年2月15日搭美侨李格斯的汽车作南京陷后对市区的首次巡示 ,蒋氏于其《陷京三月记》有如下之记载∶“出新街口,经太平路,夫子庙,转中山路,沿途房舍,百不存一,……行人 除敌兵外,绝对看不到另外的人,一片荒凉凄惨的景象,令我们不忍再看。”

  蒋介石的卫队中央军官学校教导总队的郭岐营长于南京沦陷后三个月逃出,著有《陷都血泪录》,连载于1938年8月之《西京平报》。战后,郭在中国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出庭作证,对质日军第六师团长谷寿夫为“南京大屠杀”的疯狂刽子手。郭写到∶“有人说兽兵刚进来头三天总是放枪奸淫烧杀的……结果过了一礼拜不见停止,过了三个月仍不见停止!”另一位教导总队的士兵营长钮先铭,系日本士官学校毕业,抗战开始时,正肄业法国军校,当即遄返报国。南京陷敌后,钮落发为僧,潜居八个月始逃出南京,现仍健在并息影于美国洛杉矶。在其所著之《还俗记》中,描述他化装和尚搭京沪 火车脱险,在车厢内的情景∶“当时京沪沦陷已半载有余了,日军为了确保他们的统治权,宪兵当然已不便在公共场所明目张胆地杀人,……在鬼子宪兵监视下,我不敢过分地东张西望;因此我又收回了我的视线,闭上眼帘,一只手搓着颈项上所挂的佛珠子,以作念佛状 。”一位文化人李克痕于南京城西乡村躲避两个多月后,于1938年3月初入南京城,6月3日逃离南京,著有《沦京五月记》,连载于1938年7月的汉口《大公报》。李描述其在南京所见∶“近来日兵奸淫妇女的事,在白天虽少有见到,但在晚间仍多得很。我女同胞行大街上,日兵见之即趋前阻拦,籍检查为名,遍摸全身,百般调戏,任意玩弄,但也只好忍辱含羞,听其胡为,否则,刺刀举起,立刻戳死,故在白天,大街上没有一个妇女的影子。”

  南京的恐怖局面一直持续到1938年的夏天,虽然明显的在3月中旬以后,屠杀和奸淫的程度逐渐减少。可以说三月中旬到5月底是“小屠杀”时期。最有力的证明就是两个慈善机关(世界红十字会南京分会及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于1938年5月份埋葬806人的记载。林娜在其《血泪话金陵》中道出其缘由∶“从日本兵进城起,到我离开止——五月二十日——掩埋尸骸的工作从未停止 ,其实埋也埋不了,一批被埋掉,马上又有一批新的来补充。”南京虽早在1938年元月一日即有汉奸自治委员会的成立,以陶宝庆及孙淑荣为正副会长,但未能使日军的烧、杀、奸、掠稍搁,以致“小屠杀”继续到1938年的夏天。南京的秩序直到1938年11月梁鸿志的“维新政府”(3月成立于上海)还都南京时,始得恢复。客观地判断,“南京大屠杀”的期限应该说是“半年”,或者说三个月的“大屠杀”和三个月的“小屠杀”,才与事实符合。“东京审判”的判决说∶“在日军占领后最初六个星期内,南京及其附近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总数达20万以上。”又说∶“在城外的人比在城内的人稍稍好一点。在南京四周200华里(66英里)以内的所有村庄,大体上都处于同样的状态。”“南京四周200华里”应即为上述之“南京及其附近”。这正好是东起于南京城东北,长江南岸之乌龙山,经尧化门、仙鹤门、麒麟门、马群、苍波门、 高桥门、上方镇越秦淮河而西向花神庙、吉家凹,再越江南(即京赣)铁路,再东北上直趋江心洲对面之上河镇。实际上,这也就是保卫南京的防线,主要是南京之东南两方,也是人烟稠密的区域。同时,这一区域是南京防御的战场,村民多在日军未到前远走逃避。或入南京城避难,所留者多为老弱和妇孺。日军所至,未及逃避者,几乎极少幸免。

  海兰泡惨案是1900年7月16日至21日沙皇俄国对居住于海兰泡的中国居民进行屠杀的事件,该事件共造成5000多名中国人死亡。海兰泡惨案与1900年7月17日发生的江东六十四屯惨案并称为“庚子俄难”。

  江东六十四屯惨案是1900年7月17日至21日沙皇俄国对居住于江东六十四屯的中国居民进行屠杀的事件,该事件共造成2000多名中国人死亡。江东六十四屯惨案与1900年7月16日发生的海兰泡惨案并称为“庚子俄难”。

  At 9:00 on December 17th, prepare the Nanjing garrison division two brigades of armed soldiers, waving a big stick hand side bayonet massacre of unarmed students. Students brave, unarmed and uniformed fighting. 30 students was assassinated more than 100 students were injured and 60 people were arrested demonstrators was broken up. Known as the pearl bridge tragedy.

http://vivat-hussard.com/chahexiang/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